盗贼

盗贼第一次从窗台费力翻进公主寝宫时,是个所有人都睡熟了的大半夜。

他本来以为公主也睡着了的。没料到公主是个夜猫子,而且是力气很大的那种,能随便一拳就掀翻对方,毫不费劲。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年轻盗贼被揍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,连忙喊停,“我这是第一次上岗实习,业务不熟练,才打扰到公主殿下您休息,下次不会了!”

“你这个贼很有自信嘛。”美丽的公主拳头捏得咔咔响,“还敢有下次?!”

盗贼苦着脸往后躲了躲,坦白道:“最近水灾泛滥,城外的灾民多得数都数不清,只在公主你这里偷一次,恐怕还不够救他们都活命。”

呵,这盗贼还真是又老实又仗义。而且,长得也很帅气。

公主愣了愣神——当然这跟对方长得实在太过好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而是她从来没听说过王城外面还有灾民这回事。她放下拳头,坐下来听盗贼讲灾民们流离失所的惨状,渐渐的,眼圈红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。”公主抹了把眼泪,“难道官府不救济他们吗?”

“听说这国的王是个一毛不拔的吝啬鬼,只顾自己敛财,根本不管平民的死活。”盗贼吐槽道,马上又缩成一团,紧张兮兮地看着公主,“别动手,我不是有意吐槽你叔父的。”

“哈哈,别在意,我也不认那个杀了我父亲夺走王位、还要假惺惺地充好人把我关在这儿的鬼亲戚。”公主爽朗笑道,拎着裙子站起来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翻箱倒柜,最后捧着一把金银玉器交给盗贼,“我这儿值钱的东西就这些了,你拿去吧。”

反而是盗贼有些犹豫:“这……不好吧?我可是一个有节操的盗贼,不劳而获有失盗贼品格。”

公主翻了个白眼,将东西塞进对方怀里:“但节操救不了那些快要饿死的灾民。”

盗贼背着当晚沉甸甸的战利品试图翻出窗台时,公主叫住他:“你明晚还来偷东西么?王宫其他地方还藏着我之前的存货,应该也能换些钱的。”

“看情况吧。”盗贼耸耸肩,“这份工作我刚接手,也不是每天都上班的。”

“哈?”公主盯着他努力想爬上窗台又不太能攀得上去的笨拙模样,哑然失笑,“你个当贼的能不能有一点职业精神?”

“没办法,我平时真的很忙。”盗贼终于把沉重的战利品拽上了窗台,回头朝公主笑,“偷偷告诉你,其实这份工作我只是兼职来的。”

说完,盗贼就潇洒地往外一跳,而公主似乎听到了重物砸地、某人呼痛的声音。

不过这个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之后一段时间,兼职的盗贼确实还在“百忙之中”抽空来过公主这里不少次。公主寝宫里值钱的物件是一点点空了下去,但有更多笑声将这个空荡荡的寝宫填得更满了。

很多时候,全世上的奇珍异宝加一起,也不如两人聊到心意相通时的会心一笑更珍贵。

不过某天晚上,爱笑的公主不笑了,而是趴在窗台,望着窗外的月亮直叹气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盗贼驾轻就熟地翻过窗台——他如今干这个已经非常熟练敏捷了——看着愁眉苦脸的公主,皱起了眉头。

“我被那个死老头子卖掉了。”公主抱怨道,“有邻国王子愿意出一大笔聘礼娶我,他见钱眼开,这样既能两国联姻减少战乱,又能直接踢掉我这个大包袱,肯定开心得要命。”

“那……”盗贼小心翼翼地斟酌着,“……恭喜你也能嫁出去了?”

“喂喂,注意你的措辞!什么叫我也能嫁出去了!”暴躁的公主又是一拳将盗贼打飞,“而且谁想要嫁给根本没见过面的陌生男人啊!”

盗贼趴旁边缓了好一会儿,才扶着柱子站起来:“说的是,我也不想娶从来没见过面的陌生女人。”

接下来两人谁也没说话,只是在一起靠坐在墙边,盯着窗外的月亮发呆。直到天光微亮,寝宫外有了动静,公主才一边催盗贼赶紧走,一边拿出一个小盒子交给对方:“这是我现在唯一值钱的东西了。”

盗贼没接:“这是……”

“邻国王子送的聘礼,其他大概都被那个老家伙扣下了,只有这颗珠子送到了我这里。”公主打开盒子,有耀眼的光芒从中倾泻而出,将整个房间都照亮了。“看样子应该值不少钱,你拿去吧,灾民能多救一个是一个。”

“不。”盗贼拒绝了。“这是给你的求婚礼物,不能被偷走。”

“哎,你这贼当的还真是有品格。”公主苦笑两声,也没有坚持,将盒子随手扔到一边,又回过头来看盗贼。两人四目相对,彼此眼神里情愫流转,有多少意味都说不清。

等到实在不能再拖了,盗贼才又去爬窗台:“我得走了。”

公主默默盯着他爬上窗台,终于还是没忍住,叫住了他,轻声问道:“等等……你能把我也偷走吗?”

“什么?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公主声音太小,盗贼没听清,回过头来又问了一遍。

公主却突然泄了气,埋下头:“没什么,我是想说你以后别来了,我出嫁之前这里会加强戒备,你再来来去去的太危险了。”

再抬头时,又是坦然的笑,还有真诚的祝福:“谢谢你,保重。”

盗贼别过目光,表情藏在阴影里,声音低沉:“公主殿下,也祝你幸福,再会。”

之后盗贼再也没有来过。

而王子迎亲的队伍很快来到了王城,喧嚣欢腾的声响逐渐朝公主寝宫靠拢。被打扮妥当的公主独自坐在房间里,等待素未谋面的王子出现。不得不说,无论公主再怎么看得开,这种时候,到底还是会紧张。

但怎么等了半天都没人推门进来?

公主偏头一看,竟然是盗贼趴窗台上正翻着呢。或许是太久没翻过窗台,业务能力生疏很多,他有点儿被卡在那儿了。

“喂!你这是干什么?”公主着急地跑过去,不知道是该拉他下来还是推他出去。“想把我偷走也不该是这会儿吧?你不要命啦?!”

“啊,还没来及跟你说,我觉得盗贼那份职业没什么前途,已经辞职不干了。”盗贼好不容易终于翻了过来,靠墙边直喘气,“在兼职盗贼这段时间,我仔细琢磨了下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,觉得还是该做能更好地造福于民的本职工作。”

公主又气又急:“你究竟在说些什么鬼啊?”

“我是说,我还是想以后继承王位当上国王,创造一个百姓都能安居乐业,即使遭遇天灾人祸,也不会流离失所、有所依靠的好国家。”盗贼朝公主走进一步,“为了达成这个目标,我肯定需要一个跟我理念相投、相处时也合得来的公主做老婆。”

公主猛然呆住: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

“所以我不能去娶一个从来没见过面的陌生女人,总得先四处寻访考察一下的。”盗贼笑了起来,“还好我比较走运,第一次遇到的姑娘就是我喜欢的。”

此时公主已经完全呆掉了,任由对方打开放在一旁的盒子,取出里面的夜明珠,放进自己手中。

“事到如今,不管你怎么想,都不许反悔。”盗贼,不,应该说是王子,他握住公主的手,双目中满是温柔,“我的求婚礼物,你已经收下了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Ubuntu 18.04 mysql 重新安装
Previous post
MySQL 导出所有表数据
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