盗贼

盗贼第一次从窗台费力翻进公主寝宫时,是个所有人都睡熟了的大半夜。

他本来以为公主也睡着了的。没料到公主是个夜猫子,而且是力气很大的那种,能随便一拳就掀翻对方,毫不费劲。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年轻盗贼被揍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,连忙喊停,“我这是第一次上岗实习,业务不熟练,才打扰到公主殿下您休息,下次不会了!”

“你这个贼很有自信嘛。”美丽的公主拳头捏得咔咔响,“还敢有下次?!”

盗贼苦着脸往后躲了躲,坦白道:“最近水灾泛滥,城外的灾民多得数都数不清,只在公主你这里偷一次,恐怕还不够救他们都活命。”

呵,这盗贼还真是又老实又仗义。而且,长得也很帅气。

公主愣了愣神——当然这跟对方长得实在太过好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而是她从来没听说过王城外面还有灾民这回事。她放下拳头,坐下来听盗贼讲灾民们流离失所的惨状,渐渐的,眼圈红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。”公主抹了把眼泪,“难道官府不救济他们吗?”

“听说这国的王是个一毛不拔的吝啬鬼,只顾自己敛财,根本不管平民的死活。”盗贼吐槽道,马上又缩成一团,紧张兮兮地看着公主,“别动手,我不是有意吐槽你叔父的。”

“哈哈,别在意,我也不认那个杀了我父亲夺走王位、还要假惺惺地充好人把我关… Read the rest

兔子小姐和狼先生

兔子小姐从医院回家的时候遇到了狼先生,顿时吓得走不动路了。

她闭上了眼睛,瑟瑟发抖地等待着灾难的降临,可是过了好久,什么都没发生,只有风的声音在低语。

兔子小姐偷偷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,面前的狼先生居然什么都没做,只是半蹲在自己面前,目不转睛地着看着她。

狼先生把兔子小姐带回了家,兔子小姐觉得眼前这头狼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。

她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胳膊,心想狼先生肯定是要把自己喂肥了再吃,顿时惴惴不安起来。

不过只过了一会儿,她又接受了自己的命运,反正都是要死,晚死好过早死。

晚上,狼先生做了一大桌菜,有红烧肉,冬瓜排骨汤,白斩鸡,几乎都是肉菜,只有一道白灼小青菜。

兔子小姐感觉自己受到了虐待,尽管自己是被俘虏的食材,但怎么能只有小青菜吃?这还怎么增肥?她气鼓鼓地把菜叶子一片片送到嘴里,那头狼居然还贱兮兮地凑过来:“怎么不吃肉?”

兔子小姐觉得不是自己脑袋坏了,就是这头狼是个弱智,白了狼先生一眼:“你见过吃肉的兔子吗?”

吃完饭,兔子小姐准备洗碗,狼先生却拦住了她,兔子小姐只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忙完家务后,狼先生也凑了过来,他靠近一点,兔子小姐就往旁边移一点,直到最后兔子小姐已经坐到了沙发边缘。

兔子小姐一把把狼先生推开,跑到了房间里… Read the rest

狼先生的烦恼

树上的梅花一共是12朵。这件事是狼先生最先发现的。

你大概要问,狼先生为什么这么无聊,竟然会去数梅花。

那么你对了,狼先生真正是无聊极了,或者说烦恼极了。

像狼先生这样的狼,本来是绝对不会有烦恼的,就像他一身银丝不带半点杂色。

可是他现在偏偏在叹气,他竟然郁闷到去数梅花,并且又刚好是12朵。

十二。

朋友是十二画,恋人是十二画,家人是十二画,快乐也是十二画。

狼先生更抑郁了。

他喜欢上了一个人,或者说,一只兔子。

他昨天第十二次抓住她,然后第十二次假装被她逃掉。

狼先生这样喜欢这只小兔子,抓住后扭捏而说不出话,只好龇牙咧嘴喷她一脸口水。

其实狼先生是刷过牙的,并且一天刷十二次。

因为小兔子说他的口臭。

狼先生似乎是一个坏人,他吃肉。

但这又好像不是他的错,他是一只狼。

现在这只狼喜欢上了一只兔子,一直浑身雪白的兔子。

可怜的小兔子,可怜的狼先生。

不出意外,昨天就是狼先生最后一次见到小兔子了,于是狼不顾反对,强行把她的耳朵绑了个蝴蝶结。

“希望小兔子原谅我。”狼先生想。

冬天来了,雪白的小兔钻进雪白的天地,她是最自由的小兔了。

狼先生又数了一遍,梅花仍然是十二朵。

“为什么偏偏是十二呢。”

突然,狼先生觉得有人… Read the rest